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大IP时代的青少年读物创作:别被成年人的忧心忡忡阻碍了孩子们想象力

发表时间:2018-09-17 08:20:57    来源:未来网

  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石,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德政工程,对提高人民综合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增强中华民族创新创造活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决定性意义。9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对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作出了全面部署。

  教育从来都不只是学校和老师的事。大教育的概念包括了音像、少儿读物等各类知识载体。“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作为出版人,我们也要承担起这份责任。加强管理,抓好质量,挖掘出更多有营养、有价值的经典书刊读物,开展更多好书推介活动,为全社会形成浓郁书香氛围贡献一臂之力,帮助更多青少年健康成长成才。”广东人民出版社社长肖风华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结合工作实际谈道。

  陪伴无数青少年成长的《十万个为什么》《皮皮鲁和鲁西西》等少儿读物被视为经典。随着发展,思想越来越多元化,青少年读物百花齐放,品类和内容也越发丰富。

  世界畅销的魔幻文学系列小说《哈利·波特》创造了产业奇迹。尽管J·K·罗琳一再说明,在开始写哈利·波特系列小说时没有针对特定年龄层读者的想法,但是出版社在出版第一部的时候,显然把读者群定位在9到15岁的青少年。

  近年来,中国少儿读物中,魔法、玄幻、探险等各类题材也备受孩子们的青睐。但与之相伴的还有来自家长们的质疑,小说中的黑暗,鬼怪对孩子的成长是否有影响?这与哈利·波特系列中出现“惊悚”故事情节不被家长接受如出一辙。

  “其实不必把玄幻、冒险、穿越类的读物当做洪水猛兽,不要太低估小朋友的接受能力,他们的阅读量大起来以后,自然能够分辨什么是好的作品,什么更加值得深入阅读,那些作品说不定就是引领他们进入文学殿堂的小门。”国内儿童奇幻冒险小说新锐,畅销书《查理九世》、《怪物大师》等系列书籍作者雷欧幻像表示。

  国际安徒生大奖获得者汤米·温格尔曾说过,“你以为一个人长大以后就能洞悉一切、通情达理,但事实并非如此。很多时候,儿童可以解读任何事情的内在含义,反倒是成人在阅读最表面的东西。”雷欧幻像认为,家长不必谈虎色变,例如神话中的妖魔鬼怪,在成人眼中被放大了怪异恐怖,其实在孩子眼里更多是奇幻和想象、新奇和好玩,只要拿捏得当,反而可以有效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家长应该进行正面的引导,但不宜过分干预,否则可能会适得其反。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也告诉记者,“我们曾经做过一个‘中小学生网络小说阅读的现状及对策’研究,研究表明在青少年最喜欢的读物类型中,科幻、励志、奇幻、穿越排在前四位,超越了言情、游戏和都市。此外,学习成绩好的学生阅读网络小说的比例更高,这都说明孩子们是有自己的判断力的,并不是说像媒体报道的个案一般,孩子一看穿越、玄幻小说就神魂颠倒、脱离现实或者曲解历史了,反而他们会因为好奇历史的真相而去查阅历史、学习历史。”

  孙宏艳认为,很多时候可能是成年人的忧心忡忡阻碍了孩子们想象力的发展。“我们需要接受这种变化,毕竟现在的孩子是互联网的原住民,网络是时代不可逆的趋势,同时也是文学的另一个传播载体,其实成年人不用过度紧张,但同时也不能过度放松。”

  青少年阅读:从“借不到书”到网络文学兴起 

  近日,《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和阅读实践报告(2017-2018)》在京发布。让很多人诧异的是,在未成年人认为的最重要的网络功能选项中,网络阅读占比44.9%,甚至超过了音乐、交友、游戏等选项的比例。调查也显示,看课外书是未成年人最喜欢的课外活动之一,高于上网、看电视和体育运动。

  “永远不要低估孩子们的阅读力。”雷欧幻像表示:"有人说互联网和电子媒体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会将书籍走向死亡,我却不这么认为。每一本书都是一个用黑字印上白纸的灵魂,它让我们寻回遗忘,发现未知。

  改革开放后,一切都在发生翻天覆地地变化,青少年读物也是如此。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回忆,“记得在我们小时候,可以读的书很少,甚至全国的青少年都在读同一本书,如今青少年能读到的书可比我们小时候多太多了。”

  时间一晃40年,青少年读物由原来单一的纸质读物,逐渐变成了以移动端为载体的阅读,阅读的内容也由单纯的文字,变成了短视频、网络剧和VR、AR等新技术形式的阅读。

  “这和我们小时候大不一样,以前我们看书都是去书店,遇到好看的书也没钱买,去图书馆借的话也经常借不到,尤其是老舍、鲁迅的书,简直就是供不应求。但现在就不一样了,书的种类和数量都大大丰富了,网络文学也随之兴起。”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副教授朱巍告诉记者。

  回忆起过去,孙宏艳也感触颇多,“在我印象中,《儿童文学》、《少年文艺》这两本杂志是陪伴我长大的,直到现在,这两本杂志也可以说是我国儿童文学界首屈一指的读物,里面的文章都是一些优秀作家写出来的,质量非常好,内容非常干净。记得小时候刚开始是家长给钱买,后来是自己偷偷省点钱买,非看不可。”

  孙宏艳回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虽然《儿童文学》、《少年文艺》风靡一时,但总体来说,青少年读物还比较少。进入到20世纪后,青少年文学呈井喷状爆发,童话大王郑渊洁掀起童话热潮,杨红樱的“马小跳”、《女生日记》备受追捧,以饶雪漫为代表的“伤痛文学”也开始流行起来。那个时候虽然百花齐放,但严重“越界犯规”的作品并不多。

  后来,随着互联网的急速发展,网络文学一发不可收拾,仿佛一夜之间席卷了整个青少年读物市场。“好处就是当代青少年可看的文学作品更多了,阅读门槛更低了,形式也更多样了。穿越、玄幻、仙侠等题材的读物都是以前没有的,确实让人们眼前一亮,可以说想看什么样的都有,即使你不想看的,它也会出现在你面前。”孙宏艳说。

  读者在进步 对好内容有更多的期待 

  雷欧幻像从事儿童文学创作近20年,再回想起这些年的变化,他坦言,如今读者的口味也越来越挑剔,审美要求也越来越高。“现在我们的读者同样是小学生,但是他们接受的教育更先进,懂得更多,也越来越理性,会更加关注作品的逻辑、思想、深层次的内核。简而言之,就是整个社会在进步、读者在成长。”雷欧幻像强调。

  同时他也表示,面对青少年的快速成长和科技的高速变革,作者的挑战也会更大。互联网的迅速发展,让一切信息变得公开透明,传统的知识权威现在都变得不再具有那么高的可信度,读者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对事物的看法也会有自己的标准。“一方面,传统的文学创作越来越难,另一方面,网络文学的门槛越来越低,许多作者将创作重心转移到了网文上,如何更好地迎合读者成为了的创作重心,但这样也会留下一些隐患。”

  对此,孙宏艳也表示,有些创作者只为了迎合读者,迎合节奏愈来愈快的生活,创作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快餐文学也随之流行开来。

  谈及此,她深有感触,“我现在看手机上的文章就总觉得记不住内容,往往读了半天再去回想,却发现根本就想不起来什么。后来我发现,其实这就是网络文学和移动阅读的浅表化,就像很多孩子看小说,往往一晚上不睡觉就可以看完一本,为什么能看得这么快?因为他们只是看了一个狗血剧。”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也表示,造成内容浅表化的另一个原因是行业对利润的盲目追求。“资本天生就是逐利的,但是青少年群体相对较小,他们的利润是有限的,所以就造成了两种现象,要么是纸质书的包装过于奢华,但内在不够,要么就是网络文学内容过于浅显,这样孩子们可以很快读完再买下一本书,不耽误商家赚钱。”

  除了内容浅表化,让更多家长担心的是网络文学的泛滥,让孩子们的阅读环境变得愈发复杂。

  “可以发现,网络上有许多读物的价值观并不正确,比如一夜成名、傍大款、金钱至上等观念如果让孩子接触是非常危险的。但是近年来‘霸道总裁’小说却层出不穷,它们打着法律的擦边球,隐含色情和暴力等成份。虽然我们国家一直在查,但是依然春风吹不尽,野火烧又生。”孙宏艳说,

  同时,她也指出,过去青少年的阅读环境并非如此,网络文学未出现的时候,如果一个人想要发表文学作品,要经过编辑部的层层筛选,很可能一轮一轮的审下去,最后还是石沉大海,所以过去的读物大多都是精品和经典名著。但是如今,青少年读物的投放没了门槛,内容的质量就逐渐失控。

  “这些失控一方面表现在价值观的误导,另一方面也表现在错别字连篇,网络用语不规范,这些看似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青少年们正处于学习的阶段,错误的字、词、语言结构等对孩子文化修养都是十分不利的。”孙宏艳补充道。

  中国青少年文学路在何方? 

  虽然网络文学的盛行给青少年安全阅读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是不可否认,网络文学也给青少年的阅读带来了便利。并且,判断一部读物的好坏不在载体和传播方式,而在于它的内容。不论是过去掀起童话高潮的郑渊洁,还是现在的后起之秀雷欧幻像,他们的成功都有迹可循。

  如今,雷欧幻像所著的《怪物大师》、《查理九世》销量分别达到了1500万册和6000万册,虽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是雷欧幻像表示,为青少年创作优秀的读物仍然任重而道远。“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从国外引进了很多优秀文学作品,不仅丰富了青少年读物,也提升了青少年的阅读品味。”

  雷欧幻像表示,这对创作者来说也更具挑战。面对更聪明更挑剔的读者,冗长乏味的说教他们不会再去多看,如何以更新奇、更生动、更不可思议的方式说故事,用更有趣的语言让读者展开想象和思考,可以说是创作者永恒的课题。

  但是另一方面,虽然这40年变化巨大,但是人们精神层面的追求是不变的。“简单来说,故事中的爱与梦想、亲情和友情,对未知的好奇心仍然是最吸引读者的地方。所以,在创作中三观一定要正,要发人深省,传播积极向上的观念。

  同时,他指出,虽然作品要起到对孩子的启迪和教育作用,但也需要像朋友一样对待孩子,平等对话,相信孩子的智慧,尊重孩子的想法。“所以儿童文学作者要永远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永远相信梦想,相信善良和美好,并能够丛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中发现这些小小的美好和感动。不论自己的年纪多大。都要永远保有孩子般的童心。”

  朱巍则认为,要改变青少年文学界的流量销量经济。“现在市场上基本不衡量作品的内容,而是只衡量作品的销量和流量,这对青少年和作家都会产生误导。如今网络文学创作的门槛本就变低,如果再唯流量销量论,作者的惰性很可能会刺激得更大。如果可以投机取巧,加快速度赚大钱,还有几个作者愿意静下心来慢慢为青少年写一本精品文学作品呢?”

  此外,朱巍也表示,不论是玄幻、穿越还是科幻、言情,作家都要把握好尺度,某些价值观扭曲,只为了追求刺激而刺激的作品,是一定要被坚决抵制的。

  同时,孙宏艳也指出,除了抵制这些负面内容,我们也要在孩子们的青春里添加一些正能量,给青少年文学再加把劲。“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青少年文学多贴近于日常的鸡毛蒜皮小事,虽然这样很容易引起共鸣,但是任何一部能够称之为经典的名著,都融合在时代的大背景中,所以我认为应该有一些主题更宏大、基调更激昂的青少年文学作品。”

  她表示,让青少年了解现在时代的发展变化,了解国家正在弘扬的主流价值观十分有必要,“这些其实离孩子并不远,如果我们可以把它变成文学作品,通过一系列的故事告诉孩子们,让他们了解中国梦,从小就做一个有理想有信念的人,相信这会成为他们成长中非常强有力的精神力量。”(记者 刘文静)

编辑:向真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