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让儿童剧走近孩子,基层剧院大有可为

发表时间:2017-09-23 08:46:20    来源:人民日报
    优秀的儿童戏剧可以潜移默化地滋润孩子的心田,其所包含的娱乐价值和教育价值,越来越受到关注。新疆昌吉艺术剧院原创儿童剧获得成功,不仅证明了儿童戏剧在弘扬传统文化、民族文化方面所具有的作用,表明了儿童剧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也生动地说明具有内涵并与当代观众的审美需求相结合的作品才能“叫好”又“叫座”。

  留着小胡子,骑着小毛驴,幽默、智慧的阿凡提的故事,家喻户晓。那么,少年阿凡提是什么样子的呢?小毛驴是怎样成为阿凡提的好伙伴的?少年阿凡提又有哪些成长经历呢?日前,由国家艺术基金资助、新疆昌吉艺术剧院创作编排的原创儿童剧《阿凡提与小毛驴》,为观众呈现了少年阿凡提的形象。

  《阿凡提与小毛驴》讲述的是小阿凡提为了解救众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伙伴”毛驴,冒着生命危险揭下小亲王“热合曼”的悬赏榜文,去完成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任务——寻找热合曼的宠物“金色小毛驴”的故事。剧中,阿凡提面对危险毫不畏惧,更不气馁。在寻找、发现“金色小毛驴”的过程中,他与一头叫“丸子”的小毛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阿凡提既品尝了挫败的苦涩,经历了严峻的考验,也感受到了友情的温暖……

  发展儿童剧,基层院团有空间

  “儿子看戏从来都是看一半就坐不住了,哭着闹着要走,这次是全神贯注,真的特别好!”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天山歌舞团团长黎江玲带着4岁的儿子看了儿童剧《阿凡提与小毛驴》后,感慨“这部剧真的是抓住了儿童的心理,精彩的民族音乐、绚丽的民族歌舞,像磁铁一样吸引了小孩,也感动了大人。希望优秀的儿童剧在家门口能更多一些”。

  《阿凡提与小毛驴》的成功源自它尽量避免落入既往儿童剧编排的窠臼。“我国不少儿童剧要么‘低幼化’,完全低估孩子们的审美能力,故事十分乏味;要么陷于说教,总想给孩子灌输道理,却让孩子厌烦。”一级舞台监督、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原副院长周志强表示,儿童剧不是“小儿科”,好的儿童剧肯定是制作精良、孩子和大人都喜欢的。

  现实情况却是,“原创儿童剧在整个新疆都很难看到,面临困境!”昌吉州艺术剧院副院长、《阿凡提与小毛驴》执行导演马柯湘在剧院工作了37年,她说,“由于专业的儿童剧编剧、导演等人才匮乏,没有人来进行创作。”《阿凡提与小毛驴》由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创作部副主任傅玲编剧,这样的机会十分难得。基层院团常常反映创作素材缺乏。针对这个问题,担纲该剧导演的中国儿童艺术剧院资深导演吴旭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各地区各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符号,就像此次挖掘阿凡提的形象,我们要学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进行创作。此外,呆板地呈现传统肯定是不行的,还要结合当代观众的审美,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吴旭在此次创作前期,曾问过几个年龄在5—15岁的小朋友,能否给他讲讲阿凡提的故事,可有的孩子根本不知道阿凡提是谁。他意识到,这些民族的传统文化符号,也亟须得到新的传承和弘扬。

  最终,阿凡提与小毛驴的经典组合形象,既展现了珍爱民族团结、机智仁慈、爱憎分明的人格光辉,又满足了孩子们的审美需求。

  演员一专多能,开掘基层院团发展潜力

  编剧和导演的问题解决了,可是,演员生活经验缺乏、表演能力不足的严峻问题,依旧让马柯湘十分忐忑。

  首先是演员们几乎没见过毛驴,马柯湘就带领7位主要演员去到偏僻的山里,找到几头毛驴,让演员们观察动态,甚至还骑着驴找感觉。

  更难也更重要的是,演员们从没学过表演。“我之前除了跳舞就会跳舞,舞台上从没有过一句台词。”在剧院工作10多年的舞蹈演员卢梦钰坦承。对此,吴旭要求演员们首先就要过台词关。阿凡提饰演者美丽·热资雅说,“整整上了两个月的台词课,我还一遍遍看电影、电视,琢磨人物的表情、情感、动作……那段时间,感觉艰难也充实,学到了学校里没学过的东西。”

  吴旭看到演员哭过鼻子、流过眼泪,却在历练中不断成熟。“现在,我们都越来越自信了。”美丽·热资雅说。

  “真没想到,我们的演员竟然有这么大的发展空间!”昌吉州艺术剧院院长杨建伟说,“经过此次锤炼,剧院人才的综合艺术素养大大提高。”

  “路子要走得更宽、更远,我们已经开始给舞蹈演员上音乐课,让声乐演员学习形体……”杨建伟深有体会地说,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基本功是演员的生命,抓住这两点,才能不断开掘和激发基层院团的发展潜力。

  《阿凡提与小毛驴》开票即销售一空。马柯湘感叹,“《阿凡提与小毛驴》的成功,让我们尝到了锻炼队伍、出人出戏的甜头,也增强了走市场的能力和信心,这些收获,都实实在在!”

编辑:编审2    

推荐阅读 »